第五十五章 侠义心肠的陈夫人

小阿秀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冬日天亮得晚,可家家户户的鸡还是在天不亮的时候就已经相继打鸣,想睡也睡不着了。

    早起梳妆,却在窗户上隐隐约约看到了陈起的身影,他正在练剑。

    陈起有一把断剑,据说是他父亲留给他的。这把剑跟随他父亲上战杀敌无数,只是在一次战争中被别人用刀削断了,那一战他父亲也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这件事对陈起的影响很大,他特意在军法课上求了将军把这把断剑留在了自己家。他每天会很早起来练剑,用的就是这把剑。将军曾经劝过他一寸长一寸强,叫他用一把好剑练武,可陈起都拒绝了,他认为,长有长的好处,短有短的妙处。何况,每每看到这把断剑,总会想起自己英雄一样的父亲,这是他的梦想,他要像他父亲一样!

    陈起摸着黑在家门口的空地上练剑。我隔着窗户,看着他矫健的身影。小钏轻声说:“这一家人真是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看这个世界比任何人看的都要透彻。”

    陈起正不断重复着一个动作,这个动作让他总是不满意,不由得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他好像遇到困难了。”我看着他的脸道。

    “习武之人就是在不断领悟之中达到最高境界的,旁的人就算是有心帮他,他若自己心智愚钝,那也必然是不能有成就的。”小钏一本正经地说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帮他了?”我挽住小钏的胳膊,“你会武功吗?为什么你会懂这么多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武功,这些都是我那青梅竹马的怀玉哥哥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青梅竹马?拜师学艺离开庆龙桥的那个人吗?他叫冯怀玉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想到这,她不禁有些悲伤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想了。想想我们今天要去哪吧,应天城又出不去,我们总不能一直待在这个地方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先去临城,那里与通州遥相呼应,若是没有战事,我们可以在半天之内回到通州,若是起了战事,后营村的人都会到那里避难,到时候,也省得我们四处奔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临城是个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因为那里有个靖边王,所以比通州,弱水镇好多了。我们可以先住在那,我也可以找到临时的活计,好为以后做个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反正城门又不开,我们总不能坐吃山空。”

    商量好了,就打算动身了。这时候天刚蒙蒙亮,陈家的炊烟已袅袅升起,陈起也放下剑,帮着陈夫人做饭去了。

    我们走出屋子,正碰到陈起提着水桶来井边打水。

    陈起见到我们后,喊道:“安姐姐,小钏姐姐。”

    我们走上前,帮着陈起拎水送到了厨房,陈夫人看到我们走来,急忙道:“姑娘怎么做这些活呢,你们是客人。”她边说边停下手里的活,接过我们手中的水桶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陈夫人太客气了,叨扰一夜,多有不便,我和妹妹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今天是要走了?”陈夫人看着我们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既然应天城不开城门,我们留在这里也只是徒增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是麻烦呢,”陈夫人道,“好歹是有人和我做个伴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想着去临城找些活计,好攒了去敬国的路费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又怎么好意思强留你们呢,你们两个姑娘家的去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总归是不妥,我娘家有个二姐,人称陈二娘,她在临城倒是有个不小的家业,我写封信去,她会帮你们的。”陈夫人擦了擦手上的水珠,“好歹吃过这顿早饭,也不枉我们相识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真的太谢谢你了陈夫人。”陈夫人一席话听得我无比感动,可惜这一别,不知道还有没有重逢的日子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陈起去了学堂。陈夫人取出纸笔,边写边说:“我看你二人不像是简单的逃婚出来的姑娘。你们若是去了临城,还是少抛头露面的好,靖边王爷年纪虽然大了,可耳目却好得很,我叫我二姐给你们想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陈夫人是怎么看出来我和小钏不像是个简单的人呢,但我还是绕开这个话题道:“多谢陈夫人。如果有来日,必报大恩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你们报不报什么大恩的,这个乱世,平安就好。”陈夫人将信装进信封里,交到我手中。

    陈夫人一直将我们送到村口,我拉着陈夫人的手道:“陈夫人止步吧,我们身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送你的了,等到了临城我们安顿下来,再来写信言谢。”

    陈夫人笑道:“不必言谢。难得认识你们这样好的姑娘,虽然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面,但你二人这个朋友我是认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夫人……”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,我就哽咽了,就连小钏也在默默流泪。

    这是喜极而泣吗?和我们相识的人都因我们死的死,伤的伤。一路流浪一路悲伤,除了小钏,说是朋友的人恐怕只有陈夫人了吧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哭了呢,哭坏了该怎么赶路?”陈夫人拉着我的手道。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努力不让眼泪流下来,陈夫人道:“这才对。好了,我也不耽搁你们了,快走吧,现在走,晌午就能看到临城的城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陈夫人,你多多保重。我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拜别了陈夫人,沿着乡间小路缓缓而行。临城,也许又一个龙潭虎穴,也许是一片新天地。

    靖边王耳目众多,他会不会知道我是东宫逃出来的,这一切会不会功亏一篑?或者,他若是不知道我从哪来,我能不能借他之手找到星相师?

    脑海里忽然闪现了一个大胆计划……公告:APP上线了,支持安卓,苹果。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(按住三秒复制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