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情窦初开 四

天堂马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某一天,王跃去了镇上,准备去镇上玩,路过一个路口,这时恰好是红灯,不巧的是,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一条狗,横穿马路,王跃不管不顾,也不理会现在是红灯,不能闯马路,但是他只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救下这只狗狗,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。

    还好,对方及时刹车,让王跃捡回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命了,知不知道现在是红灯!”

    王跃只是冲对方笑笑,挠挠后脑勺表示抱歉,不过,更让王跃高兴的是他成功的救下了这只狗狗。

    狗狗摇了几下尾巴,舔舐了王跃的手几下,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“狗狗,你的家在哪里我带你回家好不好?”王跃的手抚摸着狗狗的头,关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狗狗既不说话,也不领情,爬在地上这动不动,王跃亲切的说道:“狗狗,既然你不愿意回家,那就跟着我吧!”

    狗狗立刻起身,冲着王跃叫了几声,似乎听懂了王跃的话一般,王跃走一步,它走一步,王跃停下,它也停下。

    这时王跃走着走着,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巷子,这时有几个人,不怀好意的看着他,其中一人叼着,‘雪弗兰’别人给的二手烟,便宜货,五块钱一包,看他眼中目中无人的样子,想来他便是这帮人的领头。

    一个黄毛叼着烟嚣张的说道:“小子,把身上的钱交出来,哥们几个就放你走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我的钱凭什么给你?”王跃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呦,小子恐怕,你还不认识我吧,你没听说我‘标哥’的名号?这块地方可是我罩着的,想要平安,不交点保护费,怎么可以?兄弟们,这小子说他没钱,看来我们得给他一点教训,让他长点记性!”金色黄毛青年,邪恶的笑着。

    王跃虽然害怕,仍旧装着胆子说道:“光天化日,你们就明目张胆的打劫,你们就不怕警察逮你们?”

    金色黄毛青年嘴角叼着烟,笑着说道:“怕?但是警察叔叔太忙了,根本没有时间来搭理我们!给我扁他!”

    拳**加,王跃被猛的一顿招呼,双拳难敌四手,王跃苦不堪言,却又无可奈何,这时一道身影,猛的蹿出,说时迟那时快,只听得一声狗叫,接着就有人惨叫。

    一连两声惨叫,砰,的一声,传来一声狗叫,这只一条白色狗狗,咬了两口,咬了两个人,结果狗狗被一拳打飞在地,好像不能动弹了,王跃身上仅有的一百五十块,也被洗劫一空。

    王跃被打的浑身剧痛不已,刚刚在马路上救的那只狗狗也被打的吐血,瘫软在了地上,几乎奄奄一息,王跃看着眼前血丝遍布的狗狗,一股莫名的心痛,钻进心窝,王跃伸手摸着狗狗的头,十分亲切的样子,眼角滑出了泪珠,一颗一颗的划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王跃气竭的说道:“狗狗啊狗狗,是我救了你,也是我害了你,我……对不起你!”

    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王跃一时之间接受不了,晕倒了过去,被路过的人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医院一检查,王跃被打成重伤,吐了血,胸腔变得有些凹,胸骨也差点断了,整个人没有一处不疼的,休养个两个月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在那里?”王跃摇拽着脑袋说道。

    一名护士正在给王跃换营养液,听到王跃的话语,先是一愣,而后微笑着说道:“你躺在病床上,你还能在哪?当然是在医院!”

    “我在医院?”王跃喃喃的嘀咕了一句,便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我在医院,之前发生了什么?我怎么记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小时,王跃终于记起之前发生的事了,他在医院,那条被他在马路上救的那条狗狗呢?狗狗有没有事,忽然他感到心中莫名的不安。

    于是向还未离开的护士问道:“那条狗狗呢?”

    护士一头雾水回道:“什么狗狗?你来的时候,我没看见什么狗狗?”

    “王跃,你醒了?来吃点东西吧!”一个朴素的中年人,亲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来了?”王跃露出惊讶的表情,接着又邹着眉头道:“爸,你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一条狗,它好像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满脸质疑的说道:“王跃,你在胡说什么呢?这里哪有什么狗,我看你一定是饿晕了吧,来吃点东西吧!”

    王跃一心记挂着狗狗,连吃饭的胃口也没有了,忧心忡忡的道:“我不吃,我不饿,我要去找狗狗!”

    说着,就拔掉了输液针管,下了床,就要去找哪只白色的狗狗。

    王爸担心儿子的身体没有好利索,所以立刻将还未出门的王跃给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王跃不解的问道:“爸,你拽我回来干嘛?”

    王爸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是你爸,你身体都没好利索,你准备上哪去?”

    王跃一边解释,一边拨掉身上的手臂道:“爸,这不一样,是狗狗帮了我,才会受伤的,要不是它帮我,或许它就不会受伤了,现在它还在流着血呢,我要是去晚了,说不定它就会没命的!”

    王爸无奈的说道“你这孩子,犟脾气,走,你身体还没好利索,我陪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王跃颇为高兴的感激道:“谢谢爸爸,咱们走吧!”

    穿过好几个街道,路过好几个路口,终于来到了早上那个被欺压的地方,可是地上除了一些还未干透彻的血迹,周围根本没有一个活物。

    王跃的声音有些凄凉,一脸担忧的模样道:“狗狗你在哪里,我来了!”

    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,也没有狗狗的身影,一切平静的不能再过平静了。

    王爸疑惑的说道:“儿子,你确定是在这里?那狗狗受伤了,应该不可能走远吧!这也太奇怪了!”

    王跃一时之间,感到困惑,迷茫,更多的是不知所措,狗狗难道死了,还是被人救走了,或者是被人收养了。

    王跃沉静了,一股莫名的伤痛,直击心窝,那种痛楚,无法用言语来形容,少年般的泪水,如同婴儿般出生的那一缕霞光,是那样的真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