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放狗咬

奋斗老九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    第三十六章放狗咬

    幸好,那个背篓没有被移动,说明老参没有被动物损坏,赵铁柱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两人便联手开始挖参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合作,比起昨天他一个人快多了。

    但因为是凌晨,地面水汽过多,泥土有些潮湿,进度有点缓慢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阳光透过树叶照射了下来,这片无人问津的森林内,忽然变得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汪汪!”

    就在两人正毫不间断的抠着泥土的时候,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狗叫声。

    “他们来了!”赵铁柱停下手,站起身来,果然,只见十多个人正慢慢的朝着这边靠近,领头的居然就是邓大雄。

    “碧莲妹子,你爸跟我说,你还有一门拿手的功夫,到底是什么?”赵铁柱忽然想起来,昨晚李家富和他说过的话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李碧莲一愣,脸上却闪过一抹犹豫,说道:“那门功夫我很少用,你确定现在就要用?”

    赵铁柱却狐疑起来,看她的神色,似乎那门功夫有点不一般,但还是问道:“那我跟我说说,是什么功夫?”

    “蛊术。”李碧莲缓缓吐出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蛊术?”赵铁柱诧异的道,差点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听李碧莲继续道:“其实,我娘是南疆蛊门的人,爹娘离婚之后,我就跟着爹一起过,不过小时候我在她那个村子呆过几年,学过一点蛊术。”

    赵铁柱点了点头,但还是没从惊异中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里的人,对南疆蛊门的人,有一种抗拒的排异心理。

    虽然玉溪村也地处南疆,所有人也知道蛊术的存在,但天生对蛊术有敬畏和害怕的心理,导致对一些会蛊术的人,有着强烈的排斥心理。

    一旦让人知道李碧莲是蛊门的后人,估计李碧莲就会被赶出村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能做的隐蔽一点,或许他们就发现不了了。”赵铁柱出了个主意。

    李碧莲很是赞同的说道:“那我现在就开始准备吧,对了,铁柱哥哥,你不排斥我吗?这里的人,都很排斥我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额,你想多了,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。”赵铁柱立刻又换了个嘴脸,嬉皮笑脸的道。

    “铁柱哥哥,你真坏,这个时候还调戏人家!”李碧莲朝他翻了翻白眼。

    赵铁柱嘿嘿一笑,其实赵铁柱一点也不排斥,毕竟他不像这些知识文化程度不高的村名,信仰什么,就敬畏什么。

    说着,李碧莲从随身的携带的腰包内,掏出了一个瓷瓶,一个银色的手链。

    手链上有着几个小铃铛。

    她出门的时候特地带上了这个腰包,里面还有抗蛇毒血清,是李家富准备的。

    两人有时候没事就会上山采药,偶尔会遇到毒蛇,都会准备血清,为的就是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只见李碧莲将那个小瓷瓶打开,一瞬间,一股浓烈的腥酸味从瓷瓶内散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碧莲转身就钻进了操纵中,将瓷瓶内的青色液体洒在了地面。

    当她返回来的时候,邓大雄正好带着那十多个村名来到了山坡上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在这里啊,真是让我们好早。”邓大雄牵着一条大黄狗,厚着脸皮说道。

    赵铁柱扫视了这一群人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,看你们顶着黑眼圈,我就知道,你们这是打算强抢了,不过,这老参是我最先发现的,你们来跟我抢,好意思吗?”

    邓大雄眼睛一眯,不以为然的道:“铁柱,你这话就说得言重了,这老参要是卖出去,绝对能上百万,怎么说,这里也是村子的共同财产,既然大家都知道了,那就一起平分。”

    他一说完,就有人跟着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,一起平分!一家分一万,剩下的归你。”

    “铁柱,别小气,只要你平分,就算是给村里做了一件好事,以后有事我们帮你。”

    赵铁柱不屑的笑了笑,一脸不悦的道:“你们说这话,不嫌脸红吗?我冒着生命危险找到的老参,你们说平分就平分,真把我当傻子了?”

    笑话!

    玉溪村才多少户人家,两百多户,真要平分的话,最后到他手里,估计也得不到多少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些人都是一副小人嘴脸,嘴上说着好话,估计心里都在骂自己。

    别说邓大雄,就是其他人,都有着自己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“平不平分,就一句话!”邓大雄脸色一板,干脆撕破脸皮,不再跟他客气。

    “先来后到,能者先得!这道理你不懂吗?想抢我的东西,你们别做白日梦了!”赵铁柱也不甘示弱的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铁柱,你别不识好歹,引起公愤!”邓大雄指着赵铁柱的鼻子叫嚣道,一副指点江山,居高临下的霸道口气。

    赵铁柱呵呵一笑,又道:“如果不是昨天我不小心说漏嘴,你能知道这事?本来我还打算找你,分你一点,现在既然你都告诉了大家,那就没你的份了!”

    邓大雄脸色一变,没想到赵铁柱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紧接着,赵铁柱继续煽风点火的道:“你们大家都别相信他,邓大雄其实是想独吞,他的为人,难道你们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邓大雄为人是怎么样的?

    他们当然知道!度小人之腹,好吃懒做,耍小心眼,整天混日子。

    “铁柱,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邓大雄见情况有些不对,村名居然开始怀疑到自己头上来,急忙大叫道,试图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邓大雄,你还是玉溪村的人吗,居然这么黑心!”赵铁柱忍不住大骂道。

    “擦!信不信我现在就放狗咬你!”既然撕破了脸皮,邓大雄也露出了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“邓大雄,你这是逼我,把你身上的秘密说出来吗?”忽然,赵铁柱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    邓大雄心头咯噔一下,眼睛一眯,心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,难道这小子,知道他偷女人的事?

    来不多想,邓大雄立刻撒手放开链子,只要他不说出来,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那株十年老参!